防水卷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水卷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港交所双重标准

发布时间:2020-10-17 02:40:33 阅读: 来源:防水卷材厂家

港交所双重标准?

3 月30 日,周日。阿里巴巴弃港取美,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陈家强于接受《信报》访问时,力撑香港证监会在同股同权原则上寸步不让。香港不为千亿元“世纪大单”牺牲企管质素,予外界坚守底线有所不为的良好印象。然而,在争取企业以香港为上市首选地与企业管治之间,决策者是否每次皆能“择善固执”?  消息传来,2010 年1 月起在港挂牌的俄铝,去年净亏32 亿美元(约250 亿港元),创下2008 年金融海啸狂亏60 亿美元以来最大亏损额。俄铝管理层承认,集团濒临无力偿债边缘,已请求债权人同意延期还款。负责俄铝审计工作的毕马威亦在公司财务报表中加入“必须特别注意集团盈利状况”的声明,足证俄铝上市四年,债务问题不仅丝毫没有改善,形势较初在港上市时更严峻。  债务问题变本加厉  当局在处理上市申请时,如何于招股生意与企业管治之间求取平衡、在原则问题上能否做到贯彻始终,作为公众投资者,大有一问的必要。监管者的责任是确保申请上市企业的管治水平和其他条件符合最起码要求,公司挂牌后投资者是亏是赚,负责审批的机构无能为力,关键是决策者在争取香港成为全球企业上市首选地与捍卫投资者利益之间,怎样取舍抉择。这里以再度深陷财困的俄铝作切入点,一探香港有多“择善固执”。  俄铝来港上市,从一开始便充满争议性,那非但由于集团2008 年狂蚀60 亿美元,更重要的是,在大股东欧柏嘉(Oleg Deripaska)领军下,俄铝扩张过度负债累累,金融海啸爆发后水浸眼眉,急于上市集资还债。  从2009 年11 月至2010 年1 月集团正式挂牌,港交所先后三次就俄铝上市展开聆讯,随着集团跟72 家国际债权银行及四名俄罗斯债主达成涉资近150 亿美元(逾千亿港元)的债务重组,俄铝IPO 始水到渠成,此后虽不断传出欧柏嘉不满股份在港交投平淡,有意转往莫斯科挂牌,但香港作为俄铝第一上市地的角色迄今未变。公众不妨以俄铝为立足点,一窥香港在争取资源企业挂牌与维护投资者利益之间,是否都像应对阿里巴巴上市申请一样,坚守原则“择善”而为。  俄铝上市争议不绝  从申请获批前的密集式聆讯可见,十万火急集资偿债的俄铝固然锲而不舍,渴望分散上市公司地域以减少依赖内地企业的港交所,在早知俄铝身负巨债且涉及外界难以掌握的政经风险下,并不拒绝集团的上市申请,只不断要求对方厘清疑点和回复委员会提问;俄铝为增强当局信心,聆讯期间更高调委任如今看来也许所托非人的前商交所主席张震远出任独立非执行董事(另一独立非执董为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梁爱诗)。审批过程虽一波三折,但香港借俄铝这家全球最大铝材商上市,吸引五湖四海资源企业来港挂牌的心愿,跟俄铝急于集资一样昭然若揭。  聆讯期间,证监会以保护小投资者为理由,对俄铝招股和二手市场买卖皆设下极高门槛,变相把散户拒诸门外;俄铝只求成功集资,对投资者是机构还是散户全不放在心上。根据香港上市规则,创业板公司有权自行决定以何种模式发售股份,采取配售形式上市例子甚多。然而,上市规则订明,只要公众有需求,寻求主板上市的新股不可只以配售方式招股。证监会是运用了“双重存档制”赋予它的审批权,罕有地对俄铝上市申请加入“辛辣”的条件。  俄铝上市不出半年,港交所为引进更多资源企业,于2010 年6 月修订条例,容许没有盈利却拥有“具意义资源组合”的矿业公司进行IPO,不必像其他行业新股那样,必须符合上市前三年合计录得至少5000 万港元纯利的要求。  从数字上可见,港交所放宽资源企业上市要求,确实有助招揽相关公司选择在港挂牌。Dealogic 的统计显示,从2010至2012年,矿商/资源企业在港招股,合共集资141 亿美元,连在此领域一向领先的伦敦(同期IPO 集资额116亿美元)和多伦多(23亿美元),亦得俯首称臣。可是,盛况过后,资源股上市热潮迅速退却,去年上半年相关企业在港IPO 集资额仅6300 万美元,多伦多300 万美元,伦敦且交了白卷。  在中国经济强劲增长、资源需求年胜于年的日子,于这个环节并无天然竞争优势的香港,仗着背靠神州和资金充裕,成功吸引中外矿商到此挂牌,港交所对这类企业“另眼相看”,放宽上市要求后先后引入加拿大阳光油砂、俄罗斯铁矿商铁江现货和瑞士大型商品交易商嘉能可等资源类公司,可见修订上市规例后,港交所招揽外企挂牌确实事半功倍。  以上提及的多只股份上市以来表现如何,不要问买了的人,免得触景伤情。正如前述,监管机构的责任是把好关,并无保证投资者必赚之理。然而,香港既可为严守同股同权原则放弃阿里巴巴千亿大单,在引进债台高筑的资源巨企上,却何以宁可剥夺散户参与权,也要协助俄铝完成透过港交所集资自救的愿望?在上市要求上,对矿业的处理跟其他行业并不一视同仁,又应怎样理解?  最后一提,俄铝要求债权人同意延期还款,在过去任何时候可能都很易获得批准。问题是,当前政治风险不断升级,一旦政治力量强势插手,勒令海外银行要求俄铝速速还钱,一场举世瞩目的违约事件,可能就在港交所门前爆发。

什么是ib课程

alevel补习学校

alevel辅导培训班

ib补课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