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水卷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水卷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28岁藏族大学生村官牺牲在抗洪一线

发布时间:2020-03-04 03:32:18 阅读: 来源:防水卷材厂家

在一场罕见的特大洪水中,藏族大学生村官罗州仁青牺牲了。在徒步赶去向上级汇报灾情的路上,他被突发的洪水冲走,不幸遇难,年仅28岁。

罗州仁青说过,年轻就该加倍努力,等到老了才有美好回忆。现在,他的生命永远定格在奋斗的青春岁月。

“我先过去,看看桥还牢不牢固”

2015年6月,强降水袭击了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在茸安乡格尔登玛村,21户村民的房屋被洪水彻底冲毁,导致224位村民无家可归,还有38户村民的房屋受损严重。老人们都说,自从生下来就没见过这么大的洪水。

6月28日晚上,正在乡政府办事的格尔登玛村村委会主任助理罗州仁青接到村支书尕让的电话,得知大暴雨把5户村民的房子冲垮了。第二天一早,他和乡里两名包村干部赶回了80多公里之外的格尔登玛村。

当天,罗州仁青和全体村干部一起,把处于危险地带的240多位村民转移到了安全地带,并帮助大家转移财产。

雨依然在下,灾情越来越严重,29日晚又暴发山洪,很多道路、桥梁被冲毁。后来统计,仅格尔登玛村,就有28处道路塌方,8座桥梁被冲毁。格尔登玛村成了孤岛。

必须尽快把灾情传递出去。30日中午,大家商议后决定,几位村民骑摩托车把罗州仁青和另外6名乡、村干部往外送,由他们外出报信。他们的目的地是几十公里外的安羌乡中安村,那里才有手机信号。

到了道路中断的地方,7人下车开始步行。下午3点多,在一个距离村子约30公里的地方,一座桥梁被洪水冲断,阻断了大家的去路。为了过河,大家砍下一棵树,在河面上架了一段长约6米的独木桥。两名乡干部通过了,50多岁的村主任机机正准备过桥时,罗州仁青说:“我先过去,看看桥还牢不牢固。”

就在罗州仁青走到桥中间时,一股洪水突然涌了过来,他没站稳,脚底一滑,摔了下去。

罗州仁青刚摔下去,一旁的机机迅速跳进河里,试图拉住罗州仁青,可是没拉到,他自己也差点被洪水冲走。河边的乡干部抓住了机机的衣服,把他拖了上来。巨大的洪水瞬间把罗州仁青冲走了,他很快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

人们迅速沿河搜救,可是未果,附近的村民和僧侣也加入了搜救的队牛皮癣最新治疗方法伍。直到第二天下午,在罗州仁青落水24小时后,人们在下游1公里的地方找到了他的遗体。

“他真正做到了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

机机被从河里拉上来时,坐在地上大哭:“老天啊!你为什么不把我这个老头带走啊!”

“如果没有责任心,在危险面前,谁也不会站出来。”得知罗州仁青牺牲的噩耗,茸安乡党委书记杨晓飞痛心不已。在他的心中,罗州仁青这样的村官可是乡党委、政府的得力助手。

“遇到这样的重大灾情,要在第一时间响应,还得靠村干部。”杨晓飞说,“如果等乡干部接到通知再下村,就慢了。今年灾情重,受灾面积大,全乡19名乡干部根本忙不过来。”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距乡政府86公里的格尔登玛村至今未覆盖手机信号。去年底当地建成光伏电站后,才有了建设通信基站的条件,通信运营商正计划于今年7月调试设备。

在这个艰苦的民族地区,罗州仁青牺牲在了上报灾情的路上。换作其他地方,这样的任务一个电话就能完成。

2010年,罗州仁青从阿坝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毕业后,成为一名大学生村官。他考到了阿坝最偏远的茸安乡,又被分配到了茸安最偏远的格尔登玛村,担任村主任助理。

“那里没通水泥路,没有手机信号,更没有WiFi。”和他同一年参加工作的阿坝县委组织部工作人员季永兰感叹,“但仁青一直坚守在那里,一干就是5年。”

季永兰后来才知道,罗州仁青的一位堂哥是阿坝县的一位局长,但他没有动用这层关系为自己安排一个好点的工作岗位,哪怕被安排到乡政府所在的村子,条件也比现在的好得多。

“他真正做到了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季永兰这样评价这位同龄人。

他把太多的时间花在了村子里

罗州仁青也尝试过报考公务员,但是失败了。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工作状态。乡里有年轻同事向他抱怨:事情太多,永远也干不完,太累了。他总是宽慰说:年轻就该加倍努力,等到老了才有美好回忆。

刚工作的时候,罗州仁青花了不少时间学习语言。他家在若尔盖县,而他所服务的阿坝县茸安乡的语言是安多藏语。为了和村民沟通,他花了不少时间,学会了安多藏语。

他的时间还花在了不少“份外事”上。参加工作的第二年,看到茸安乡第一小学的孩子衣衫破烂,他就通过大学同学和网上求助的方式,为孩子募捐衣服。他还自掏腰包,为孩子定做了一批耐穿的牛仔服。

做这些事情不仅费时,还花了不少钱。比如,他经常帮村里的老人到县里买药,有时候还用自己的医保卡给村民支付药费。“我的医保卡现在还有2000多元,而罗州仁青的医保卡里只有300元了。”和他同一年参加工作的乡政府会计泽理措说。

有人梳理了一下,发现罗州仁青给别人花的钱真不少:安坝村村民占巴拉的妻子阿日生病去世,罗州仁青送去了200元;蒙古村村民勒真得了红斑狼疮,罗州仁青送去了300元;格玉村村民俄郎患尿毒症,罗州仁青又送去了200元……

但他对自己却有点“吝啬”。因为舍不得给自己花钱,同事们甚至跟他开玩笑:“干脆我们花钱给你添置一身新衣服,顺便给你换个发型,怎么样?”他总是幽默地回应:“算了,我已经够帅了。”

“他是个善良的年轻人。”杨晓飞这样评价手下的这名年轻村官。

茸安乡是大骨节病区。2011年国家实施大骨节异地搬迁工程,按照政策,村民色塔和阿尔尕一家可以享受3.2万元的建房补助,但拿到这笔补助的前提是要盖房子。可是,老两口已经70多岁了,阿尔尕双目失明已40多年了,就算北京治疗皮肤病有钱,也无力盖房。

看到这样的家庭,罗州仁青“感到特别痛心”。他跑前跑后帮色塔一家申请补助,组织村民和民兵帮老人修房子。房子修好后,他又花了1000多元帮老人买了一些必要的家具。

“他就像亲生儿子一样关心我们,在我们心里他就是我们的亲儿子。”提到罗州仁青,色塔泣不成声。

记者 王鑫昕

标签:

藏族

村官

抗洪

一线

牺牲

古董拍卖网

降尘设备

麦冬价格